• 你家远祖是啥?介形虫?[哈哈] 2019-01-18
  • 无限,王座之下 162万字

    书名:《无限,王座之下》

    类型:动漫穿越

    简介:次元的世界没有尽头,要么战,要么死!
    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?

    可以,去挑战王座吧!

    踏上一千三百九十二节天梯,你将看见星辰的至高。

    勇士匍匐于王座之下,而王者则沐浴在星光之中。这是赌上信念与生命的竞赛,如果你能坐在那里---

    你,就是万界之王!

    作者介绍

    水晶公主,水晶宫主,愿意的就叫宫主,不愿意的就叫水晶,反正只是个名字而已,只要不叫公主就行了。

    在书客算是粉嫩萌新,这本《无限,王座之下》是与书客的磨合之作,同时也是圆自己一个同人梦。

    写作风格与书客主流可能会有区别,玩梗较少,剧情细节方面偏向严谨,同时相较于魔改,还是更喜欢挖掘剧情深。每一场任务中,水晶都希望让大家看到一个完整真实的动漫世界,所以单卷的长度也比一般快穿文长很多。如果你们能从水晶的书里对原作世界、人物有新的感触,那就是水晶的成功。

    最后说一句,点进来看看,只要看完免费章节,我想不会让大家失望的。

    • 姓名:郝浪

      身份:行者

      源地球编号:3162

      面容清秀的少年,原本的B级行者,在冲击A级时遭遇伏击身亡,在不可知力量下的帮助下经历时间回溯,现如今是位粉嫩萌新。

      擅长独行,擅长借势,擅长伪装,曾经为了顺利在次元世界中活下去而将内心封闭,在受主空间环境侵染后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良善之人。但即使是在最极端的时刻,也留存着最后的底线,是一个不喜欢欠人债也不喜欢被人欠债的家伙。

      虽然自己不会承认,可事实上极度缺爱,在被她人依赖着的同时也依赖着对方,别看他执行任务的经验很老道,但如果空闲下来的话,有时也会表现出单纯的一面。于意外发生后找到了新的目标,并且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多元宇宙的无限次元中不懈努力着。

     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,一步步接近世界与自己重生的真相……

      (有小道消息称,此人容貌与一名叫‘水晶公主’的少年十分相似,目前还没有目击者证明这一点,具体情况有待考证)

    • 姓名:琳娜.艾鲁特.迪菲尔巴恩

      身份:执行主教

      源地球编号:3162

      第3162号源地球前九区执行主教,在3162号源地球所有执行主教中排名第一,教区内星阶主教的有力竞争者,同样也是主人公郝浪的引导者,是郝浪在进入主空间前的第一名导师。

      在未退役担任主教之前,是一支行者小队中的支援者和治疗者,主职业牧师。曾经拥有一头龙宠,武器也是一把A级龙枪,可兼做法杖使用,在行者中具有一定知名度,被称为「龙枪牧师」。

      但是在某次战斗中龙宠因为微妙的原因阵亡,于是只能叫「枪牧师」,而后来枪也不太用,所以只剩下「牧师」……没错,现在就只是一个牧师而已。

      在郝浪上一世对郝浪颇为照顾,与郝浪互为师友,但是在郝浪封闭内心并长居主空间后双方就逐渐疏远,却始终在郝浪心里占据一个特殊的位置。

      时间回溯以后,郝浪以同样的方式再次与对方结识。这一次的郝浪意识到了自己过去的错误,为了不让真正关心自己的人遭受伤害,郝浪决心以新的态度去和对方相处,在接受对方帮助的同时也全力帮助对方,是郝浪在主空间最为信任的人。

      SAO事件后,因功绩被提升为3162号源地球星阶主教。

    • 姓名:艾尔伦娜.里奇.克里斯蒂安

      身份:枢机主教

      源地球编号:3162

      第3162号源地球前星阶主教,琳娜的导师,琳娜的龙宠和龙枪来源都与她有关。但是在郝浪涉足主空间之前就已经升调至总部,所以在上一世并未和郝浪见过面。

     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结果 www.jusae.com 在主空间圣城总部中担任枢机主教,是教团五大枢机之一,位高权重,财力雄厚。本身实力已经踏足天梯,具体排名未知,综合实力未知,但有大概率已经达到S级。

      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,对与琳娜关系密切的郝浪很看不惯,虽然自持身份不会对郝浪施行武力镇压,但于主空间也经常在口头上对郝浪挑刺,被郝浪反击之后,两人的互怼就成了常态。

      不过,当面对共同的压力时,却会十分自觉地和郝浪携手作战,归根结底还是与郝浪同阵营的人物,或者也可以称为郝浪在主空间最大的靠山。

    • 来自任务世界的胸恶势力,在郝浪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与他结识。每一人都胸相毕露,每一人都胸狠无比,是郝浪于任务之外休憩心灵的港湾,也带给他在各个世界挣扎求存的动力。

    第一章:下次见面,一定要哔翻你!

    天空是鲜红的,在夕阳余晖的掩映下,展现出令人狂躁的昏暗色调。

    云层越积越厚,逐渐取代了天空的颜色。巨大的漩涡随着云层的翻滚、涌动而迅速成型,漆黑的末日气息在极短时间内扩散到世界各地,然后引发无数海啸、地震、洪水、山崩,给那些本该幸福生活的人类带来恐慌动乱。

    人类的卑劣与崇高在这一刻显露无遗,在秩序崩溃的瞬间,他们有可能因此互相杀戮,也有可能自我牺牲又或携手共进。

    或许在数十年后,他们中的佼佼者可以带领人类开创新的纪元。

    但--

    谁会在乎呢?!

    --- --- ---

    “没有人会在乎!就好像我一样,如果今天在这儿挂了,恐怕也没谁会觉得悲伤吧?搞不好连个记得的人都没有……这么一想,还真是有些可悲啊……”

    郝浪抬起头,用已经被血水糊住的眼睛死死盯着远处的敌人。

    虽然嘴里说着自嘲的话,可实际上他的眼神里却没有半点软弱,反而愈加凶狠,就好像受伤后的年轻狼王一样,就算明知不敌,也要再一次扑上去,绝对绝对要从那些混蛋身上撕下一块肉来!

    事实上他已经这么做了,身边这三具有男有女、穿着怪异的尸体就是明证。

    啪~啪~啪~

    “厉害,真是厉害!”

    远处有人轻轻拍着手,那本该磁性的嗓音听在郝浪耳朵里,却显得无比刺耳。

    “果然不愧是「行者」中有名的独狼,竟然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还能反杀本人三名队员……不过可惜,为了能在这个世界伏击你,我特地从兰斯大人那里要来了三张「联结卷轴」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  郝浪没有回答,而是不断扫视着周围环境,以此判断自己突围抑或反攻的可能。

    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--三张「联结卷轴」,代表着有十五名「行者」跟随自己进入同一个世界,而之前他看见的却只有两个小队十名行者。也就是说,对方很可能还安排了五个人在外围警戒,在这样的情况下,想要摆脱眼前这些人的追击并突围出去,几率可以说十分的低。

    心渐渐沉了下去,但郝浪依旧没有说话,更没有显露出沮丧。

    对面说话的中年人好像也不在意郝浪沉默,只是自顾自说着。

    或者说,郝浪眼下的挣扎正是他所期望看到的--唯有奋力挣扎,最后却依旧失败,那时候的不甘,那时候的绝望,才是抚平他数次设伏都被郝浪化解后所产生心灵创伤的最好良药。

    ‘用了那么多手段都没弄死你,老子都特么不自信了好么?还好这一次成功了,要不然都不用上头说,老子自己就转职挖矿去了,省得再看见你这张糙脸!’

    心里这样想着,中年人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,同时用埋怨的语气说道:

    “说起来,这也都是你自找的。明明兰斯大人也招揽过你,可你不答应也就算了,竟然还要坏兰斯大人的好事。你知道兰斯大人在那个阿库娅身上花了多少功夫么?光是用来延长任务时间的「缓行药剂」就用了20个,这可是10W积分??!好不容易把那个女人的好感刷到「边缘线」,你突然跳出来插一脚,你让兰斯大人怎么受得了?而且最重要的是……”

    说到这里,中年人忽然顿了顿,脸颊微微扭曲了一下,露出一个十分古怪的表情。

    “最重要的是……你横刀夺爱也就算了,最后明明泡到了那个智障,竟然特么不上!你-特-么-竟-然-不-上!你竟然做完任务就回城了!”

    “你是白痴吗?废了那么大功夫得罪了那么多人,你就是为了和NPC玩柏拉图的?就算玩柏拉图你也挑挑人啊,那种一看就是脑子少根筋的女人懂什么叫柏拉图吗?懂吗?懂吗?!”

    中年人好像对这件事意见极深,以至于他那种‘运筹帷幄’的画风一瞬间都有点崩,好在他及时调整了情绪,深呼吸几下后稳定下来,然后再度看向郝浪微笑道:

    “其实这件事本人还真是挺好奇的,毕竟在我们的情报里你在主世界也没少去那种地方,怎么看都不像是苦修禁欲的人,那你究竟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呢?反正你都快死了,告诉我怎么样?也算满足一下本人的好奇心?!?/p>

    “好奇心么……”

    原本中年男人并没有对自己的‘要求’报什么期望,可没想到或许是因为真的意识到自己无路可逃,郝浪竟然对他的这个问题给出了反应。

    “倒也不是不可以……所以说,我这样做的目的啊,其实就是……”

    “……就是?”

    砰!

    银色的卡牌出现在指尖,然后瞬间转化成了一柄巴.雷特M82A1被郝浪平端在手中。

    五发12.7毫米的重狙子.弹在郝浪自身「特质」的作用下融为一颗,因为次数耗尽的关系,巴.雷特重狙在下一秒就化为光点消失,可是子.弹却在火焰的怒吼中电射而出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马上就能打爆对面那个白痴的脑袋。

    然而--

    叮!

    紫色的巨剑横亘在中年男子面前,遮住了那张才刚刚反应过来,刚刚露出惊恐表情的傻脸。那颗原本就是B级,在郝浪特质提升下堪堪达到A级的重狙子.弹没能在巨剑上留下任何痕迹,唯一的作用,或许只是让持剑少女的表情稍稍显露出了一丝犹豫。

    “抱歉,我不能让你杀死他,不然的话……不然的话……”

    紫发的灵装「公主」低声呢喃着,也不知道这话是对郝浪说还是在对她自己说。

    当然,这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因为她的插手,导致郝浪失去了最后一次击杀对方首脑的机会,而想要趁着对方陷入混乱的时机趁机突围的想法自然也宣告破产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这种在关键时刻的插手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!

    没错,郝浪面对的敌人,并不仅仅是中年男人和他的部下而已。

    除了郝浪所见到的十名身经百战的B级「行者」外,对面还拥有好几位任务世界里的强大战力--名为精灵的存在虽然外表看都只是娇滴滴的普通少女,但只要穿上灵装,她们就能展现出让郝浪这个无限接近A级的强力「行者」也必须侧目的实力。

    别的不说,光是那名紫铠少女手中的「暴虐公」就让郝浪吃了不少苦头,如果不是对方始终心存犹豫,就算是郝浪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撑到现在。

    但……也是极限了吧?

    就在郝浪盘算着要怎么做才能让那群混蛋多付出一点代价时,对面领头的中年人终于从死亡的恐惧中恢复过来。

    不过与其说是恢复,倒不如说更像是受到极度惊吓后所展现出的歇斯底里。

    “喂!你们这些家伙,应该还有更强大的招数没有用吧?不要妄想着拖延时间,现在的你们,除了与我合作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!”

    大吼大叫了一番,见周围的少女们并没有什么反应,穿着蓝色法师袍的中年人又压低了嗓子,用刺耳的声音补充道:“如果再不出全力,那个叫士道的孩子……你们知道的?!?/p>

    “士道……”

    听到这个名字,所有灵装少女都是一颤,看向蓝袍法师的眼神不约而同露出了痛恨神色,可随即就是无奈。

    当她们再转过头时,神情中虽然还有不忍,但犹豫却已经少了许多,尤其是那个为首的紫铠少女,更是将巨剑直接插入身后王座,在一阵极富韵律的组合声中,庞大的王座与巨剑融为一体,组成了一把体型惊人的狰狞凶器。

    ‘这就是情报里的「终焉之?!??果然不一般,这些土著npc还真是不能小看!’

    在紫铠少女拔出巨剑的瞬间,蓝袍法师眼中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忌惮神色,但很快就被兴奋所取代。

    “对!就是这样!就是这样!杀了他,然后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,一切都结束了!去吧……去呀!”

    在蓝袍法师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,紫铠少女眼睑微垂,然后抬起手,狠狠挥下一剑。

    刺目的光柱勃然喷发,如同犁地一样扫过郝浪所在的区域。

    原本就已经化作废墟的校舍在这一击中彻底成为历史,所有接触到光柱的物体都被汽化??杉幢闳绱?,蓝袍法师也没有觉得安心,毕竟对方是能够在如此绝境下还反杀他们三人的强者,如果这次不能完成绝杀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下回是否还有与对方正面为敌的勇气。

    “不要大意,所有人,火力全开,覆盖打击!”

    在下完这道命令后,蓝袍法师率先动手。

    两手如同变魔术般取出三张卡牌,然后凌空一甩,卡牌在瞬间化为光点消失,随后变作一张巨弩、一挺加农炮以及一条六米长的剧毒幼龙,向郝浪原本所在的位置奋力倾洒着炮火和酸液。

    与此同时,另外六名B级行者也将自己持有的范围攻击性卡牌一股脑甩出。总计十三张卡牌在短时间内组成一道堪比军团的火力网,虽然论质比不上刚才紫铠精灵的「终焉之?!?,可是在覆盖范围和持续时间上却较前者更有优势。

    这还不算完!

    在合适的卡牌用光后,除了两名近战人员外,七人小队的其他成员们也开始施展各自的职业技能。

    法师开始吟唱法术,来自暗黑破坏神的「冰封球」和来自仙境传说的「熔岩崩裂」将可见范围内的土地全部化作冰火地狱。

    一名弓箭手弯弓射出箭雨。

    一名剑修临空布下剑阵。

    最引人瞩目的则是一位机师,只见他端坐在一架三米高的机甲内,手指摁动扳机,成年人手臂粗的子.弹就从机甲双臂以及双肩上的机炮里倾泻而出,随着金属弹壳掉落在地的叮当碰撞声组成一道钢铁洪流。

    除此以外,身着灵装的精灵们也在攻击,只是多少有些出工不出力。毕竟在她们看来,名为夜刀神十香的少女刚才那一击已经足够杀死对方,自己再参与‘鞭尸’多少有些不道德,更别提她们本就对这一次行动心存内疚,潜意识里也未必不期望郝浪能就此逃过一劫。

    但这可能么?

    整整五分钟,眼前的土地始终烟雾弥漫,直到感觉自己体内的魔力流失过半,蓝袍法师这才扬起手臂示意停止攻击。

    十余秒后,烟雾散去。被「终焉之?!估绯鲆坏郎羁?,然后又被各种弩箭、子.弹和魔法轰击得坑坑洼洼的地面出现在众人眼前,却已经不见了郝浪的身影。

    “……死了么?”

    蓝袍法师略略一扫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,可还没等他把这丝笑容扩大,身边就传来了部下略显惊慌的叫喊声。

    “队,队长……那是什么?!”

    “慌什么!”

    蓝袍法师先是不满地瞪了那个咋咋呼呼的部下一眼,然后才扭头看去。

    下一秒,他的瞳孔猛然收缩!

    只见在那片坑洞的边缘处,不知何时突然多出了一丝阴影。起初那阴影面积很小,不过几个巴掌大,但很快就扩张开来,直到两米方圆才停止扩张,然后从中浮现出了一高一矮两道身影。

    “啊啦啊啦,浪桑狼狈的样子,还真是不多见呢~”

    轻佻的语气,配合刻意拉长的音调,组成了让人一听就觉得浑身上下懒洋洋、又有种发麻酥痒感觉的奇特声线。

    纤细的肢体令人感到似乎只需稍微一用力便会折断,瀑布般的刘海遮住了拥有惊人美丽面容的左半部分,只在另一侧留下了如红玉般璀璨深邃的右眼,以及下方?;ò暌话憬磕鄣乃?。

    身上穿的是红黑色的哥特式灵装,拥有惊人美貌的少女,全身都充斥着能够仅靠一次眼神的交错,就将男性俘获的魔鬼般的魅力。

    “时崎狂三……她为什么会在这里!为什么会去帮那个家伙!”

    蓝袍法师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迸出了这个少女的名字,然后毫不犹豫一摆手,身旁那名故意有所保留、至今还未动用过卡牌的法师,便将今天所能使用的十三颗「星」全部花费在了一张卡牌上。

    “空间凝结!”

    十三星的金色卡牌于半空消散,构成一道结界将周围千米范围全部笼罩,一切瞬移、遁地、转换类的空间技能被完全封锁。

    “白痴,谁让你过来的!”

    对于突然出现的‘援军’,郝浪不仅没有感激,反而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。

    此时的郝浪浑身是血,左臂齐肩而断,虽然还努力把腰板挺的笔直,但任谁都能看出这个连站都站不稳的家伙已是强弩之末。很显然,刚才的狂轰滥炸并非没有给他造成伤害,甚至可以说差一点点--真的只差一点点,要不是‘援军’及时赶到就真把他给炸死了。

    可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给旁边这个搀扶着自己的少女任何好脸色。

    “来就来了,来的还是本体,你是怕这群混蛋杀的不够爽特意来送菜吗?这下好了,空间定咒符至少能维持半个小时,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!老子怎么会认识你这么个傻缺,你真是……”

    原本以郝浪的性子,怎么也要把眼前的少女骂个狗血淋头才罢休。但此时此刻,看着对方既不动怒也不生气,只是吟吟微笑的模样,郝浪却怎么也骂不下去了,所有的话凝聚融合,最后只化作了一声悠长叹息。

    “……你特么的是真蠢?!?/p>

    “浪?!拐媸俏氯崮??!?/p>

    名为时崎狂三的少女抬起一只手臂,用手掌轻轻抚摸着郝浪的脸颊,就好像完全没听到郝浪之前对他的谩骂一样柔声道:“明明是那么温柔的男孩子,为什么一定要装成这副冷淡的样子……人家啊,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一点,才慢慢被浪桑吸引了哦?!?/p>

    “那你还真是犯贱,被骂都觉得爽……”

    郝浪用恶劣的语气哼了一声,随后就感觉自己仅剩的一条胳膊被少女紧了紧。

    那细腻柔软的触感,以及少女凑到耳边时所散发出的甜香,都让已经重伤的郝浪心神微晃,并且对此略微产生了一丝不舍。

    没错,只是略微罢了……对于这个女人,郝浪觉得自己才不会有什么兴趣!

    对,不会有!

    潜意识和理智激烈对抗,只可惜,他的自欺欺人在下一秒就被充满邪异魅力的少女一语道破。

    “啊啦~浪桑有感觉了呢,真是个坏孩子?!?/p>

    时崎狂三明媚的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,眼神也在一瞬间变得水润润的。

    “可惜现在那么多人看着……哎,明明之前给了浪桑那么多机会,可是浪桑都对人家恶言恶语地不好好把握。当然,如果浪桑一定要的话,就算是现在人家也没问题哦~”

    “这个碧池……”

    被这个女人道破心声,让郝浪恼羞成怒??苫姑坏人?,就发现对方已经从身侧绕到了身后,并且用双手紧紧环住自己。

    与此同时,对面的蓝袍法师已经再度用人质威胁了精灵们,并在对方愤怒的目光中再度下令攻击。这让郝浪的神情瞬间凝重起来,仅剩的右臂也下意识就做出了要把时崎狂三护在身后的动作,使得少女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。

    “呐~浪桑?!?/p>

    少女把下巴搁在郝浪肩上,轻唤了一声。

    “干嘛,后悔了?不好意思,现在想逃已经来不及了?!焙吕酥阜熘屑凶帕秸趴ㄅ?,嘴上虽然在嘲讽,可心里却思忖着要怎么做才能让身后的少女逃出去。

    “浪桑说过,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,一定能变得更强的吧?”时崎狂三没有在意郝浪的嘲讽,只是自顾自说着:“浪?;顾倒?,如果足够强大,就算原初精灵也不算什么吧?”

    “是说过,但现在没机会了啊?!焙吕丝嘈σ簧?,语气终于认真了些,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的六之弹的确很神奇,但只能作用在你自己身上。而且就算能作用在我身上效果也不大,意识回溯几天时间改变不了什么。我的情况你基本都知道,前期加点加废了,后期再怎么努力成就也有限,能到现在这一步都算是极限了吧?!?/p>

    顿了顿,郝浪叹了口气道:“如果要解决原初精灵的话,和对面那些混蛋合作可能性还大些,毕竟那些家伙上面有人?!?/p>

    “浪桑,你还真是非要惹人家生气啊?!?/p>

    听郝浪这么说,时崎狂三前搂的双臂紧了紧,语气中第一次出现了恼怒的情绪,但很快又消敛下去。

    “所以说,如果是十二之弹……”

    “也不可能,我是「行者」,回溯空间会涉及到无数多元宇宙,以你目前的力量还作用不到我身上?!?/p>

    “不,有可能的。你之前说过的吧,你有「那个」东西!”

    “「那个」东西?你是说……”

    郝浪微微一愣,就是这个时候,名为鸢一折纸的少女已经在蓝袍法师的威胁下当先飞了过来,而在她身后,飓风双子也将「天使」展开,无形的风矢开始凝聚成型。

    毫不犹豫,一张卡牌飞射而出,化作一道冲天火墙挡在面前,不过只坚持了三秒钟,就被一只面容可爱的幼女脚下的巨型兔子张嘴一口冰霜扑灭。

    下一刻,最后一张卡牌所化成的水晶盾牌挡住了鸢一折纸的剑斩--这名装备有战术显现装置、并且唯一没有精灵化的少女虽然综合实力不如精灵,但是在近战方面却比大部分精灵要强,甚至连许多B级的「行者」都比不上她。

    好在由「圣斗士星矢」世界穆先生的水晶墙所劣化出的盾牌足以抵挡C级魔法武器的数次攻击,更何况郝浪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--虽然只剩下了一条手臂,可是从「秦时明月」世界得来的墨子剑法还是被他使得圆转如意,一柄宽刃短剑上下翻飞,让不习惯东方剑术的少女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。

    原本趁着这个机会,如果有时崎狂三帮忙的话,无论是用来加速的「一之弹」还是用来减速的「二之弹」都能让郝浪迅速击败对手,可问题是后者好像并没有这方面打算,反而在郝浪对敌的同时探手在他身上东摸西摸,最后更是神奇地把整条手臂从他胸口插了进去。

    “找到了没有?快一点!”

    对于时崎狂三的举动,郝浪并不在意,或者说早有预料。直到少女把手臂从他身体里抽出来,他才忽然一踉跄,要不是有水晶盾挡着险些就被对手再砍下一条胳膊。

    “啊啦~就是这个啊……”

    看着自己手里这个早就听说过,但一直没见过的宝物,即使是时崎狂三眼中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--外部覆有奇怪的齿轮,内部只是一个光球的样子,这小东西真有浪桑说得那么神奇?

    “啧~零时迷子啊,虽然报废了不少,不过毕竟是真品,我能活到现在也多亏了它??!”

    郝浪一剑架住鸢一折纸的斩击,同时控制水晶盾挡住对方近距离的机枪扫射。不过自从零时迷子被时崎狂三取出后,郝浪的气息就一下子虚弱很多,照此情况下去就算对面剩下的人都不出手,郝浪也没把握能击败眼前的少女。

    幸好,他要做的也不是击败对方。

    “话说不管你要做什么,能不能快一点,我要撑不住了??!”

    “浪桑真是心急呢~”

    时崎狂三再度把双手环拢在郝浪前胸。

    不知何时周围已经出现了十几个一模一样的‘时崎狂三’缠住了鸢一折纸,而她的本体则带着郝浪退后数步。

    “刻刻帝!”

    随着少女的呼喊,一面巨大且古老的时钟从狂三身后显现,对这个世界了解的人都知道,这就是精灵的特征,名为「天使」的神秘武装。

    “那么,浪桑,准备好重来一次了吗?”

    “如果你能做到的话?!?/p>

    “那么,就让我……”

    “等等!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被打断的少女有些惊讶,侧过脑袋往前看去,却发现一向对她恶语相向的少年竟然脸红了。

    没错,虽然只有一丝,但时崎狂三敢用刻刻帝保证,这个少年绝对是脸红了!

    “所,所以说……”

    郝浪咬牙切齿,他当然察觉到了背后少女那调侃的目光,但有些话如果不说,他觉得自己就算转世投胎了,恐怕都会再后悔一辈子。

    “所以说……还能再见面的吧?!”

    “唔……”

    时崎狂三眯起眼睛,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妖媚起来。

    “一定能……再见面的吧?!会的吧?回答我??!”

    面对郝浪混杂了恼羞成怒和气急败坏两种心态的‘质问’,性格同样恶劣的少女终于得到了满足,然后在郝浪发飙前给出了肯定的答复。

    “嘛~如果浪桑这样希望的话……”

    “那么,就约定好了吧!再见面,等我再来到这个世界!”郝浪似乎还有些不放心,他自己可能不知道,但是在外人眼里,这一刻的他和那些患得患失的初恋少年没什么不同。

    “嗯,约定好了哟?!笔逼榭袢霉哂械挠锏骰赜ψ?,同时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不过作为条件,浪桑也要答应我一件事?!?/p>

    “……什么?”

    “那就是以后,不要再让喜欢你的女孩子伤心了啊……我知道的哦,浪桑在你们所谓的任务世界里,从来没有给过任何女孩子回应吧?还用那些狠心的话语回绝对方,这样对于那些女孩子而言不是太残忍了吗?”

    “可是,一旦我回到主空间……”郝浪眉头紧皱,心里很是犹豫。

    “那么,就想办法让大家都幸福起来吧!”时崎狂三打断了郝浪的犹豫,直接用肯定的语气道:“如果是浪桑的话,我相信一定能做到的吧!”

    那种信任,那种期望,即便是经历了十余个世界的郝浪都无法忽视。

    当然他肯定不会知道,时崎狂三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因为她多么大度,而是因为她深切的知道,对于像郝浪这样行走在各个世界的旅行者来说,单凭与自己一个人的约定或许可以成为动力,但某些时候也会化作不断沉积的压力,乃至最终将郝浪摧垮。

    --「如果目标只是和我见面,那么浪桑很可能会忽视一些美好的东西……没错,就和过去的我一样。但如果能多一些羁绊的话,浪桑就能有更多的动力前进,面对压力时也可以调剂,也许还能获取更多帮助,这样一来我们见面的机会才能增加啊」

    这就是时崎狂三的真实想法,至于这过程中会导致郝浪身边多出多少女人,就不是狂三需要考虑的问题了。

    反正以她的能力来说,只要郝浪找来的女人不超过五位数,她就能表示全无压力--比人数,她觉得自己真没必要虚谁。

    “那……好吧?!?/p>

    终于,在狂三‘可怜兮兮’的注视下,郝浪点了点头。

    这一刻的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矫情,可实际上只有狂三和他自己知道,这个约定对于他来说究竟代表了什么,又打破了什么。甚至说,这一份约定违反了郝浪一直以来的‘原则’都不为过。

    “那么,就这样吧~”

    眼看自己的分身已经挡不住数名「行者」和精灵的联手进攻,时崎狂三终于把手里的零时迷子往后一抛,恰好卡在巨大时钟的顶端。再然后,她用眷恋的目光看了身前的少年一眼,接着举起了手里的燧发枪。

    “刻刻帝--十二之弹!”

    --- --- ---

    “他们要做什么?”

    当看见那巨大的时钟开始转动,蓝袍法师心里陡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可就在他想要再催促那些精灵加快脚步的时候,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周围的一切竟然都静止下来。

    咆哮的机甲、狂野的巨剑、凝结的风矢、呼啸的魔弹--

    一切一切,都停止了!

    隐约能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那个时崎狂三的「天使」顶端疯狂闪烁,然后爆裂。磅礴的能量瞬间汹涌而出,在短短几秒内如同潮水般暴涨,这股能量之强大,就连在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,位居天梯强者之列的S级「行者」身上都未见过。

    如此强大的能量,拂过身边是却没有带来任何异样感觉。

    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

    脑中的回路就此断裂,好像还听到有一男一女对话的声音。

    “你这家伙……下次见面,一定要艹翻你!”

    “啊啦~人家很期待哦!”

    世界,终结。

    回溯,重启。

    讨论区 (共238 条)

    颜文字
    0/1000发表
  • 你家远祖是啥?介形虫?[哈哈] 2019-01-18